凡此網站內所有圖像與文字作品,皆屬王樂惟所有,請勿任意轉載、轉貼或是下載(歡迎引用、連結)謝謝合作!

2012-08-06

與學長談論一件作品


在倫敦海沃德美術館(Hayward Gallery)的「不可見:關於看不到的藝術 1957-2012」展中,被當作展覽亮點不斷被英國媒體報導的台灣藝術家賴志盛,其參展的作品〈原寸素描〉(Life-Size Drawing)出自2011年由秦雅君於誠品畫廊所策劃的「作為一種例外於現實的狀態——廖建忠.李基宏.賴志盛」展。秦雅君表示:「第一次聽到這個構想時,做為策展人的我和藝術家有著相同的興奮感,熱切期待看到它真能在預期的空間裡被實現,與此同時我們卻也有著相同的不安,深恐這件作品會過度為難了邀請我們展出的畫廊……有些意外地,畫廊的工作團隊不僅對這個創作計畫毫無質疑,甚而立即開始尋思如何在極為短促的布展時間內落實這項行動。而更為意外的是,在展覽期間這件作品竟然被賣掉了!」這件畫在空間折線裡的作品,究竟應該如何被收藏?在忠於作品概念的基礎上,收藏家最終獲得的是一只證明書、一張記錄照片與一支筆。

這件原本或許僅只可能存在一次的作品,卻在海沃德美術館研究人員的發現與邀展下獲得一個全新再現的機會。策展人羅奧夫說:「我們計畫要做這個展覽很久了,我的同事們恰好在台灣發現了這件作品並推薦給我,我很喜歡這件作品的概念,它與我們在想的事情是如此地契合。」這件在誠品畫廊現地製作並已被收藏的作品,要在海沃德美術館如何重現?經過討論後,主辦單位透過畫廊向收藏家姚謙發出借展邀請並取得其同意書,然後由藝術家在海沃德現地製作一個出自相同概念的〈原寸素描,2012〉。

「事實上,這當然已經不是同一件作品,而是做為一種概念的延伸。」賴志盛說。做為本展中少數進行現地製作的參展藝術家,賴志盛表示:「這或許是最孤獨的布展經驗,許多人在我身邊忙了好多天,拆開箱子、懸掛一些空白的畫框,或一兩張裱框的文件,而我則持續地蹲、站或用升降梯爬高描著一些大家看不太到的線。終於要上展了,工具收拾後,美術館裡甚至比之前布展時還要空……」

【8月專輯:「文化奧林匹亞」打造新倫敦】
重新打開藝術想像力的一把鑰匙——海沃德美術館「不可見:關於看不到的藝術 1957-2012」(王凱薇) 
《藝術收藏+設計》2012年8月號第59期

圖:賴志盛 原寸素描 2012(圖版提供/賴志盛)




國王的新衣......算是尖銳的批評嗎???
有時,我自己很厭惡這種以經驗老到姿態自居的指導態度;也注意到自己有時也很難不流露出這種態度。
學長:有一本童書就叫『看不見的收藏』淺顯易懂!有需要這麼大費周章講一個簡單的道理嗎?
我:我想,創作之珍貴,在於每個人都能提出他自己對於世界的疑問跟看法。儘管都是描述雷同的事物或是經驗,但是,之於創作者來說,每一件作品每一個想法都是他自己需要的。
更何況,我也不認為這位藝術家就僅僅只是要探討表象的看不見......

我也覺得,要了解一位藝術創作者的生命跟創作,不能單從一件作品決定。該看他所做的創作的軌跡跟痕跡。
賴志盛有作品部落格,學長如果有興趣可以看看他完整的創作。

不管,是不是有很多人能認同這樣的創作,或是這樣的作品不是台灣市場主流,但是,能這樣繼續下去,真的不容易。
我自己是蠻喜歡這件作品的概念的!


學長:或許我比較尖銳,我去看過!這跟『國王的新衣』相去不遠!藝術家或多或少扮演著裁縫的角色!聰明的人才看得到的!誰會承認自己不聰明
學妹看過『看不見得收藏』這本改編的童書嗎?很有意思的!至少不會故弄玄虛!淺顯易懂!直接感動讀者!

我:我承認,我在這一方面沒有辦法回應得很好。
但是,我只覺得賴志盛那件作品真的打動了我。

到底,每種形式的作品都只能用一種審視標準看待嗎???
面對如裝置、行動或是觀念等等不局限於某種可見或是可觸摸範疇的藝術形式,也要要求拿出跟繪畫同樣實質性的作品出來才能算是一件作品???或是一定要能滿足人視覺所需?
如果是這樣,那根本就不需要有其他種類與形式的作品出現了。
對我來說,這件作品僅只能探討可見的作品跟不可見嗎?

在那樣的展場空間,能激發的有關的還有空間。
國王的新衣的故事基礎建立在以假當真,以無當有。
但是,這件作品能這樣說嗎???
對於微細在空間裡的線條與痕跡,真的是一種無或是欺騙???






 

No comments: